<干货>现代经济中的货币创造,Part-1


#1

摘要

  • 本文解释了为何现代经济中的大部分货币都是通过商业银行的放贷行为创造的。
  • 人们普遍误解了货币创造的过程——实际上,银行不只是充当中介,将储户存储在它们那里的存款贷出;也不是使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量“倍增”来创造新的贷款和存款。
  • 经济体中货币创造的数量根本上取决于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在一般情况下,这点可以通过设定利率来实现。中央银行也可以通过购买资产或是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直接影响货币的数量。

综述

在现代经济中,多数货币采用的都是银行存款的形式。然而,人们常常误会银行存款的创造过程,以为商业银行放贷是创造存款的主要方式。 每当银行放出一笔贷款之时,他同时就在借款人的银行账户中相应地创造了一笔存款,从而创造出了新的货币。

实际上,如今创造货币的方法不同于一些经济学教材上的解释:

  • 银行是通过放贷创造存款,而非将收到的家庭存款贷出去。
  • 在一般情况下,中央银行既没有固定流通中的货币数量,也没有 使基础货币“倍增”成更多贷款和存款。

虽然商业银行可以通过放贷创造货币,但也不能无限制地随意这么做。为了在竞争性的银行体系中保持盈利,银行能放出的贷款是有限的。而且为了保持金融体系的弹性,审慎监管机构(Prudential regulation)也会限制银行的活动。如果家庭和公司收到了由新增贷款创造出的货币,它们可能会采取行动来影响货币的存量——例如,它们可能会用这些新创造出的货币偿还现有债务从而迅速“消灭”这部分货币。

货币政策从根本上限制了货币创造。 英格兰银行旨在确保经济体中货币创造的数量可以 让通货膨胀低且稳定。在一般情况下,英格兰银行通过设定中央银行准备金利率来实施货币政策,继而影响经济体中的一系列利率,包括银行贷款利率。

在特殊情况下,当这些利率处于有效下限之时,经济体中的货币创造和支出可能过低,以至于无法达到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目标。一个可能的应对方案是进行一系列资产收购,即“量化宽松”(QE)。量化宽松旨在通过收购资产来直接增加经济体中的货币量,这些资产大部分来自于非银行的金融公司。

起初,量化宽松会增加这些非金融公司持有的银行存款量(来代替它们出售的资产)。之后,这些公司会想通过收购收益较高的资产来重新平衡它们的资产投资组合,这样就会提高这些资产的价格、刺激经济体中的支出。

量化宽松附带产生了新的中央银行准备金。然而,这些准备金并非传导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解释了在一般情况下,为何不能将这些准备金翻倍变成更多贷款和存款,以及为何它们对商业银行来说不是“免费的”。

点击此处观看一段摄于英格兰银行金库的小视频,里面讨论了本文的一些关键内容。

引言

本文将从概述关于货币创造的两大常见误区开始,然后解释现代经济中的大部分货币是如何由商业银行的放贷行为创造出来的 [1]。其次,本文讨论了银行体系在创造货币方面受到的限制,以及中央银行政策在确保信贷和货币增长能维护经济体中货币和金融的稳定性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最后一部分讨论了在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QE)期间,货币在货币传导机制中起到的作用,并且破除了关于货币创造和量化宽松的不实之词。有一条短视频解释了本文涉及的几大关键内容 [2]

关于货币创造的两大误解

由公众持有的货币绝大多数采取的是银行存款的形式。然而,人们普遍误解了银行存款的由来。 一种常见误解认为银行只起到中介的作用,将储户的存款贷出。 在这种观点下,存款通常是由家庭所做的储蓄决定“创造出来的”,之后银行会将现有存款“贷”给借款人,例如,贷给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或是想要购房的个人。

实际上,如果家庭选择增加银行账户里的存款,本可能用来支付商品和服务而流入公司的那部分存款就会相应减少。储蓄行为本身不会增加存款量或是银行可借出的“资金量”。实际上,仅仅将银行视为中介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现代经济中,是商业银行创造了存款货币。本文会解释,放贷行为而非银行出借储户存款的行为是如何创造存款的——与通常教材中所述的顺序相反 [3]

另一种常见的误解是认为:中央银行是通过控制基础货币的数量,即所谓的“货币乘数”效应,来决定经济中的贷款和存款量的。 在这种观点下,中央银行会通过选择一定量的准备金来实行货币政策。由于假设广义货币会与基础货币呈一定比例,这些准备金会成倍增加,从而大幅改变银行的贷款和存款量。为了让该理论成立,中央银行准备金额必然会变成放贷行为的约束,而且中央银行必须直接决定其金额大小。虽然货币乘数在经济学教材中是介绍货币银行学的有效方法,但它实际上没有准确描述货币是如何创造的。如今,中央银行通常不是通过控制准备金的数量,而是是通过设定准备金的价格,即利率,来实行货币政策的]]。

实际上,中央银行准备金并不会限制放贷行为,中央银行也不会固定可获得的准备金额。正如存款和贷款之间的关系一样,准备金和贷款之间的关系通常与一些经济学教材中所述的背道而驰。商业银行首先依据它们可获得的有利放贷机会来决定放出多少贷款——主要取决于英格兰银行设定的利率。正是这些放贷决策决定了银行体系会创造出多少银行存款。银行存款量会反过来影响商业银行想在中央银行储备多少准备金(来满足公众取款、同业支付或是监管流动性的需求),在通常情况下会由英格兰银行按需供给。接下来,本文会详细讨论这些实例。

现实中的货币创造

放贷行为创造存款——广义货币总体水平的决定

正如《现代经济中的货币导论》中解释的那样,广义货币衡量的是经济体中家庭和公司持有的货币总量。广义货币包括银行存款(本质上是由商业银行开具给家庭和公司的借据),和通货(主要是中央银行开具的借据)[4] [5]。在两种广义货币中,银行存款占了绝大部分——目前流通量的 97% [6]在现代经济中,这些银行存款主要是由商业银行自己创造的。

商业银行以银行存款的形式通过放贷行为创造货币。如果银行放出一笔贷款,例如向某人提供购房按揭贷款,通常不会直接给他数千英镑的现钞,而是在他的银行账户上记入一笔与按揭金额相同的银行存款。 这时就创造出了新的货币。 因此,一些经济学家将银行存款称为“钢笔货币(fountain pen money)”,是银行家们在批准贷款时用钢笔造就的 [7]


图1 . 由银行业新增贷款实现的货币创造(a)
图中展示了银行业发行新贷款前后中央银行(b)、商业银行©和消费者(d)的资产负债表的差别

(a)为了便于说明,资产负债表已经精简:每类货币的数量不符合各部分资产负债表实际持有的数量。
(b)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只显示了基础货币负债和相应的资产。实际上,中央银行持有其它非货币负债。它的非货币资产主要由政府债券组成。虽然政府债券实际由英格兰银行的资产收购计划持有,但是不会直接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
(c)在放贷之前,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只显示货币资产和负债。
(d)消费者指的是由家庭和公司组成的私营部分。资产负债表上只显示广义货币资产和相应的负债,不包括交易的房产等实际资产。消费者的非货币负债包括现有的担保贷款和无担保贷款。

图1 中的第三排图解所示,多出的红色部分是新的存款,会增加消费者(此处指家庭和公司)的资产,多出的白色部分是新的贷款,会增加消费者的负债。因此创造出了新的广义货币。同样地,由于创造出了新的货币和贷款,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和负债也增加了。要注意的是,虽然在经简化过的 图1 中新创造出的货币量与新放出的贷款量是相等的,实际上会有一些因素导致存款量与贷款量存在差异。下一部分会详细讨论这点。

虽然在消费者的资产负债表上创造出了新的广义货币,但是 图1 中的第一排图解显示,中央银行货币(“基础货币”)的数量至少在一开始是不会出现任何变化的。正如上文讨论过的,较高的存款量可能表示银行想要或是需要持有更多中央银行货币以便满足公众取款或是行际付款的需求。在通常情况下,准备金由英格兰银行“按需”提供给商业银行,以换取它们资产负债表上的其它资产。准备金的 总量 是不会直接限制银行的贷款量或存款创造量的。

这一关于货币创造的描述,与上一部分概述的银行只能借出已存在货币的观念形成冲突。银行存款就是银行对消费者的欠款记录。因此,银行存款是银行的 负债 ,而非可借出的 资产 。还有一个相关误区是银行可以借出它们的准备金。准备金只能在 银行间 出借,因为消费者没有权利在英格兰银行开通准备金账户 [8]

其它创造和消灭存款的方式

正如放出一笔新的贷款会创造货币,偿还银行贷款也会消灭货币 [9]。例如,假设一名消费者已经用信用卡在超市消费了一个月。用信用卡刷的每笔消费都会增加该名消费者的资产负债表上的未偿还贷款,以及超市的资产负债表上的存款(与 图1 中所示相似)。如果这位消费者在月末还清了信用卡账单,银行就会根据还款金额相应减少这位消费者银行账户里的存款量,从而消灭所有新创造出来的货币。

在现代经济系统中,银行放贷和消费者还贷是创造和消灭银行存款的重要方式。然而,它们绝不是唯一的方式。每当银行业(包括中央银行)从消费者(或更多时候从公司或政府)处购买现有资产,就会创造出存款;向消费者出售现有资产,就会消灭存款。

对此种创造(消灭)货币的方式而言,购买和出售政府债券是尤为重要的方式。银行通常会购买政府债券并将其作为流动资产组合的一部分。例如,如果储户想要从大型账户中取出通货,这些流动资产可以很快出售变成中央银行货币 [10]。如果银行从非银行私营部门处购买政府债券,他们就会将这笔金额以银行存款的形式记入出售者的账户 [11]。正如下文所讨论的,中央银行资产收购,即量化宽松(QE),与货币创造有相似的含义。

银行通过发行长期债券和权益工具也能消灭货币。除了存款之外,银行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还持有其它负债。银行管理负债是为了确保他们至少有一些资本和长期负债,来缓解某些风险并符合监管要求。这些“非存款”负债指的是家庭和公司在银行体系中的长期投资,它们无法像银行存款那样可以轻易兑换成通货,因此会增加银行的弹性。如果银行向非银行金融公司发行这些长期债券和权益工具,这些公司会将银行存款作为支付方式。这会减少银行业资产负债表上的存款量,或说货币量、负债量,并增加它们的非存款负债量 [12]

在封闭经济体中,买卖现有资产和发行长期债券的行为会导致贷款和负债之间产生差距。此外,在英国等开放经济体中,存款的持有者可以由国内居民转变为国外居民,即英镑存款可以兑换成外币存款。虽然这些交易不会消灭货币本身,但是国外居民的存款和外币存款并不一定会计入该国的货币供给。

感谢 Lewis Kirkham 在本文撰写过程中提供的帮助。

注1:文中的"银行"和"商业银行"指代的是银行和购房互助协会(Building Societies)。

注2:请在 此处 观看。

注3:关于"实际货币创造的‘内生性’"有一大堆文献。例如,请参见 Moore (1988)、Howells (1995) 和 Palley (1996) 。

注4:英格兰银行使用的广义货币定义 M4 ex 包括定期存款在内的各种银行负债;详情参见 Burgess and Janssen (2007) 。为了简便起见,本文将所有这些负债都表述成了存款。

注5:剩下6%左右的通货是英国皇家造币厂制造的硬币。在英国流通的纸币中,一部分是由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一些商业银行发行的,不过要与英格兰银行持有的中央银行货币相匹配。

注6:截至 2013 年 12 月。

注7:Tobin (1963) 讨论了钢笔货币(fountain pen money)的概念, 他认为银行实际上不能创造无限量的货币。

注8:一些经济学家用"准备金"来指代"超额准备金"(即持有超出准备金监管所需的准备金余额)可能会造成一些困惑。本文用"借出准备金"简略描述了银行将贷款和存款增加至最大比例这一过程。由于英国对准备金没有要求,这一过程与英国银行关系不大。

注9:自 2008 年以来英国(United Kingdom)银行贷款的下降,是该经济体中货币数量增长远低于危机前水平的重要原因。见 Bridges, Rossiter and Thomas (2011) 以及 Butt et al (2012)。

注10:因此,持有一些政府债券是在满足审慎流动性要求,正如 Farag, Harland and Nixon (2013) 中详细论述的那样。

注11:在如 图1 这样的资产负债表图示中,如果银行从消费者处购买政府债券,消费者的资产构成就会由政府债券变为存款,而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存款和政府债券就会增加。

注12:正如 Bridges, Rossiter and Thomas (2011) 和 Butt et al (2012) 所讨论的那样,在金融危机期间,商业银行购买政府债券的行为和它们发行长期债券和股权的行为对广义货币有重大影响。

来源:ETH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