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如何理解EOS中的争议?

如何理解EOS中的争议解决方案???????

EOS的公约是一个多方协议,对每位使用EOS区块链的人都具有约束力。它应该被理解为和平条约。它确定了社区成员的权利和责任,以确保有效的合作。没有它,社区将变成“丛林法则”。

链上应用程序拥有自己的争议解决系统。如果ECAF提供这方面的服务,他们可以求助于ECAF。他们可以使用基于社区的自发性论坛,也可以聘请解决争议的专业人士。每个应用程序都可以选择自己的规则,争议解决机制和执行方式。

EOS中的所有交易都间接地以区块链上的公约为参考。只应包含为创建运行良好的区块链生态系统所必需的规则。规则越多,可能导致的问题就越复杂。但我们仍然需要一些规则来创造一个鼓励社区成员之间互利合作的环境。

一旦EOS支持区块链间通信(IBC),社区可能会强调ECAF不应该冻结或转移资金,这将会使它与另一个链的链间通信断开。

人们对EOS争议解决系统的运作方式存在很多误解。我将从链上合约及其争议解决流程等几个方面分别来阐述,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

基础/协议层VS应用层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基础层和应用层之间的区别。简单地说,“基础层”意味着约束每位用户的公约,“应用层”意味着仅约束APP用户的应用条款。

EOS的公约是一个多方协议,对每位使用EOS区块链的人都具有约束力。它应该被理解为和平条约。它确定了社区成员的权利和责任,以确保有效的合作。没有它,社区将变成“丛林法则”。

如果有人违反公约条款,将作为争议处理。其他人必须向ECAF提起诉讼,ECAF是一个解决公约案件相关争议的机构。

链上应用程序拥有自己的争议解决系统。如果ECAF提供这方面的服务,他们可以求助于ECAF。他们可以使用基于社区的自发性论坛,也可以聘请解决争议的专业人士。每个应用程序都可以选择自己的规则,争议解决机制和执行方式。

区分争议解决系统的不同点

为了更好地理解系统的工作原理,我们需要将合约及其争议解决方案分解为不同的部分。其中每一部分都有可能出现问题,因此我们需要分开来看,以找出根本原因。

在这一点上最重要的事是正确分析EOS基础层。同样的分析框架也可以用来审视应用程序的条款,以确保它们已涵盖所有必要的方面。这也是他们被包含在内的原因。

1.签订合约

公约:EOS中的所有交易都间接地以区块链上的公约为参考。

我本来认为,这一条就已足够,但有一些争论。为了停止争论,我建议在第一次公投后,所有账户都应该签署同意新的公约。那么它是否有效,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之后,所有新用户在EOS网络的第一笔交易时都需要签署公约。在签署公约之前,不应该做任何事情。

应用程序条款:时间将告诉我们,大多数应用程序最终会向用户展示实际使用条款。在EOS中,最好的方法是在用户第一次使用应用程序时显示李嘉图合约。用户使用该应用程序即表示接受合约。某些应用可能会要求其用户明确签署合约,以便消除误解。

2.合约规则

公约:应该尽可能短。它包含适用于每个人的规则。只应包含为创建运行良好的区块链生态系统所必需的规则。规则越多,可能导致的问题就越复杂。但我们仍然需要一些规则来创造一个鼓励社区成员之间互利合作的环境。

应用程序条款:规则取决于应用程序想要做什么。李嘉图合约是记录规则的最佳方式,但其他方式也可以,只要它对用户来说是清楚明了的。

3.司法程序:如何判断合约是否被破坏?

公约:EOS使用仲裁,因为它与当前的法律制度兼容。 ECAF是处理争议的仲裁论坛。它使用“争议解决规则”来界定司法程序。

应用程序条款:可以是任何人,从志愿者到聘请的争议解决公司。不同的应用程序有不同类型的争议,因此没有“一刀切”的解决办法。

4.惩罚和赔偿

公约:这是EOS司法程序的一部分。ECAF决定并将惩罚和赔偿纳入到规则中。

如有必要,可以将司法程序与赔偿分开。如果社区想要更加去中心化,可以设置两个不同的机构,但是这样可能不会为EOS带来任何好处。不过,这可以作为一个备选项。

社区可能希望为ECAF制定指导方针,以应对某些条款引起的案件。例如,一旦EOS支持区块链间通信(IBC),社区可能会强调ECAF不应该冻结或转移资金,这将会使它与另一个链的链间通信断开。这会对EOS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的伤害,因此相比起来,让盗窃者保有钱的伤害更小。

同时,对贿选者给予可接受范围的惩罚也许是一个好办法。如今ECAF可以决定他们认为最好的结果,但如果社区能告诉ECAF什么样的惩罚和赔偿更好,它可能会看起来更公平。

我建议EOS社区为ECAF制定一份单独的惩罚和赔偿指南文件。 它应该与公约不同,可以更容易地修改。例如,修改指南文件应该不对选民活动设定要求(即使只有2%的代币投票同意,文件将被更改),简单的多数同意就足够了(超过一半的投票同意)。

应用程序条款:他们有足够的自由,去做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我的猜测是被广泛使用的封号法:如果有人违反规则,他将被禁止使用该应用程序。在某些情况下,契约很有用,因为争议解决程序很容易控制它们。仲裁员可以获得契约,并有权将Token从契约中转移给争议的获胜方。

5.执法

公约:EOS将司法程序与执法分开。 ECAF对争议作出裁决,如有必要,节点会对其进行强制执行。节点也可能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如果争端的失败方自愿遵守裁决。

由于EOS使用仲裁作为争议解决机制,因此可以要求当地法院强制执行。它在实践中如何运作还有待检验,因为到目前为止,地方法院还没有看到基于区块链的司法管辖区。但从理论上讲,它应该是可行的。

应用程序条款:同样的,他们有足够的自由,去做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契约,地方法院,转移APP的Token等(如果智能合约的开发人员可以控制Token)。

这里有一个重要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如果应用程序需要节点来执行其争议裁决会怎么样?我们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这有可能发生吗?如果没有违反公约,ECAF就无法提供帮助,因此,可能需要对公约进行一些修改。EOS纽约提出了一项建议(regarbitrator / regforum),这是向前迈出了一步,但它并没有具体的执行过程。

如何思考这个框架任何参与EOS治理的人都可能听到过如下声明:“Onchain争议解决无法扩大规模。”

为了理解可伸缩性问题,我们需要确定瓶颈的实际位置。在这里,我提供五个可以实现的阶段。如果我们看到它发生的地方,我们或许能够做些什么。如果只有一部分工作不正常并且可以修复,那么摆脱整个系统是不明智的。

这里有一个重要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如果应用程序需要节点来执行其争议裁决会怎么样?我们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这有可能发生吗?如果没有违反公约,ECAF就无法提供帮助,因此,可能需要对公约进行一些修改。EOS纽约提出了一项建议(regarbitrator / regforum),这是向前迈出了一步,但它并没有具体的执行过程。